李桑 ‧ 我的舍得,舍不得

在《舍得,舍不得》书中,蒋勳提到台北故宫博物院镇院之宝“谿山行旅图”。这是北宋画家范宽大作,有着近千年的历史。据了解,老外画家们都称颂此画,为中国大山大水大林最具气魄之代表作。我曾在台北看过这画,只是,当下没看懂!

蒋勳

如今,读着《舍》里的“森林”一章之后,才恍然顿悟啊!原来范宽的画,话宇宙、诉人生、感慨人世,也在反面教诲着世人该如何去面对尘俗当下!我喜欢蒋勳看此画的角度,他说:宇宙巨大辽阔,人的存在如此渺小。个人的喜怒哀乐不足挂齿。说得挺恰当,我也属意人人以平常心,轻看当下纷纷扬扬,不惊不惧行风雨路。

然而,“现世的一些人儿,总有数不尽的包袱,放不下的执著,既忙碌又辛苦的生活着,步履蹒跚。就像画中旅人,纵然前行的道路似乎宽广,却永远无法提升层次,而且看不到天,因为连抬头的时间都没有……。”这样的解读,似乎反映了人们压力山大的生活环境。所以,人们唠叨、怨怒、失意……,偶尔得意,却也总是轻易忘形。事实上,在无边无垠的天地之间,我们人显得微不足到,根本没必要处处吞吐怨气啊?!不知所措时,当然也可以选择坦然面对生活;既要懂得拿起,也要懂得放下。噢,看来那“谿山行旅图”是可以作多方面解读!?

回想这段行管复原期间,我与一班志同道合的旅朋友们,一起走入数亿年岁雨林中的点滴。我们的足迹踏遍京那巴鲁神山公园、姆鲁、京那巴丹岸的大山大河大林里。在原始森林里徒步跋涉,听潺潺小溪流水声,每一转角逢每一枯荣,都能惊喜发现生生不息的自然景象。光影婆娑之间,脚下是淤泥腐朽枯枝,抬头却见新生绿叶;因此古人说:落红岂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!还有啊,虫鸣蝶飞一路相伴随行,它们当中有一些的一生就只是这一两天,身不由主的朝生暮死,却奋力存活!大自然,真是极好的老师。

难怪,画家范宽曾说:与其只学习前人的画作,不如仔细观察身边的真实景物;与其详细揣摩景物,不如选择自己所好的绘画风格技巧。为此,他毅然投奔向与自己性情最相似的老师:大自然。随后,才有了“宋画第一”的“谿山行旅图”。

 

完整篇 —— 蘋果 1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