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桑 ‧ 南极,不难及

南极企鹅与冰川;生命共同体。

 

3月3日,下午3点钟。在南极S62°纬度海面上,我们正以13节的速度乘风踏浪稳健航行着,目标之一是面积1150平方公里的King George岛。这岛的知名度来自于岛上有9个国家科学站,各据一角的武林称霸! 1985年,中国长城站已在此扎旗。智利站甚至建有机场,以供各方科研人员使用之外,也是方便航空旅游的南极之门。其实,旅者各有所需!

至于我嘛,一直都偏好选择航行那有惊无险的德雷克海峡;这是因为经历了40小时波涛汹涌的大风浪后,总有起死回生之感以外,接着就是世外桃园与美丽人生在掀开的幕帘后等着我呢!

过往,我三次探究的南极半岛夏天,大地常年冰川雪地,冷艳深情!然而,正是企鹅们欣喜脱除旧毛长出新毛的季节,它们也准备迎冬;新生企鹅们也跟着妈妈,摇摇摆摆学习游泳捕抓磷虾呢!但是,这一趟的夏季三月天,有点出乎预料的是南极大陆居然会出现如此灿烂的蓝天白云,以及不时吹过来的暖风阵阵呐!虽然,高阳艳丽更能显现南极自然色彩,只是四周的雪白冰层似乎无法覆盖大山大地,黑压压的石块与乌溜溜的乳石似乎与白色雪地在彩调争辉? !

但,我更被眼前的另一幕景象给惊呆了! ?

 

完整篇 —— 蘋果 101